香港信托法

香港新的信托法 – 给香港信托行业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经过了社会上长时间的咨询和立法会的辩论,2013年7月17日香港新的信托法通过《信託法律(修订)条例草案》得以通过。

香港新的信托法的修订的背景,是由原有的信托法的滞后于社会需要引起的。修订之前,香港的信托法是以英国的《1925年英国受託人法》为原型而制定。虽然该法在引入后历经过几次修订,但是,普通认为就的信托法已经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需要进行大的修订。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 – 受託人需要承担的谨慎责任

在普通法上,香港受託人需要承担谨慎责任。这在英国法制上是基于Re Whiteley(1886) 33 Ch D 347一案确定的先例。在信託契据中倘无明文规定的相反情况出现,受託人便须谨守一名普通审慎商人的行为标准。

在修订后新的信托法下,受託人需要行使在具体情况下合理的谨慎和技能,并特别考虑受託人所具备或自称具备的任何特殊知识或经验,而倘若受託人是在业务或执业过程中行事,则须考虑一名人士在该等业务或执业过程中行事时,所合理预期他应当拥有的任何特殊知识或经验。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 – 有关免责条款

信托公司提供的信托文件中常常会规定免责条款,以免除作为受托人可能承担的责任,目的是免除受託人在管理信託的过程中因犯错而须承担的法律责任,只要其所犯的错误并不构成不诚实或故意失责。

香港新信托法的修订规定该等免责条款不可以免除受託人因欺诈、不当行为或严重疏忽所须承担的法律责任,否则该等条款将会无效。因而新的信托法给受益人以一定程度的保护。香港信托法

然而,新信托规定,对免责条款施加的新限制只适用于专业受託人,并暂缓生效一年,让不欲继续担任受託人的人士,可在这期间安排卸任事宜。这项规定也让专业受託人有充裕时间以修改其现有免责条款。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 – 转委及任命代理人的权力

在香港旧的信託法律下,受託人有关香港资产的转委权局限在管理职能的行使上。而修行之后的新的信托法下,受託人转委托的职能没有限制,但不得转授其如下职能:分配信託资产予受益人、决定是否应从资本或收入中作出支付、委任新的受託人、代理人自行转委(即再转委)、或是代理人委任代名人或保管人。

该转委权附有各项保障措施。首先,法定谨慎责任将会适用于对代理人、代名人及保管人的聘用。其次,受託人必须向基金经理提供一份政策声明,说明有关资产须如何进行管理,且基金经理必须同意遵守该项声明。第三,受託人只可以委任专业代名人或保管人,或委任受託人所控制的公司,因此「非专业人士」不会涉及此等重要工作。最后,受託人必须不时检讨其对代理人、代名人及保管人所作的安排。

香港信托法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 受託人酬金

在源于英国的衡平法下,只有当信託契据有明文规定,或是在得到法院批准的情况下,受託人才可以收取酬金。而按照修订后的新的信托法的规定,在没有明文约定酬金的情况下,私人信託的受託人可以收取合理的费用, 前提是受託人并非唯一受託人且其他受託人已对该等酬金表示同意。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受託人的免职

香港新的信托法规定了一套罢免受託人的程序。罢免需要要获得所有受益人的同意,而信託契据并没有赋予任何一方罢免受託人的约定权力。

香港新的信托法修订:保留权力

实践中,信託成立人常常会为自己保留特定的权力,而如果保留的权力过大,有可能导致该信託的效力受到质疑。

新的信托法规定,在香港设立的信託,不会纯粹因为信託成立人为自己保留投资或资产管理的权力而变为无效。所以这一修订将使得在香港成立的信託在信託市场上更具吸引力。

需要注意的是,信托成立保留的权力仅限于投资和资产管理方面之权力。

香港新的信托法- 财产恆继及收益累积

在旧的信托法下,沿用英国法律规则,信托不可以延续恒久。否则会违反公共政策而无效。新的信托法对此作出修订,容许自新信托法的生效日之后设立的信託,可以成为延续恒久并并无任何固定的终止日期。这对于希望设立一个拥有庞大资产的信托,并千秋万代地延续下去的信託成立人来说,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